M火山

試圖用許願的方式穿越到FF14(...







“你们会做梦吗?”

这是林德记得的最后一句话。年轻的人类女孩抬起头,以那双动人的湛蓝色眼眸注释着已然昏昏欲睡的龙。她以缓慢的速度眨眼,浅金色的眼睫覆盖住清澈的眼瞳,宛如轻摇着的树影短暂地抹去月亮的银辉。女孩喜欢这么做。

“会,”她听到自己这么回答,半是犹豫半是疑惑,“但可能和你们的不太一样。”似乎在这句话的最后一个字落下时女孩才完全睁开她美丽的双眼,不出意料地带上了一丝恰到好处的笑意。

“那么睡吧,”女孩轻柔地说道,语调使林德想到哄雏鹿入睡的母亲。她见过许多生物,其中大部分在她尚未完全反应过来时便落荒而逃,那对母子是个例外。林德那是只是一只很小的龙,看起来全然无害。这一段记忆中似乎包括枯叶上细小经络被轻轻碾断的声响,但无法确定。作为这个世界的生物来说,她已经不算年轻了。

带着这实际上不甚强烈的求知欲,林德在恍惚间坠入了龙的梦境。一片颜色由浅黄到橙红色的落叶在她眼前涌动,像是受精灵指引的小小舞团。但她知道那不是。精灵不会进到龙的梦里,即使林德从未反对。

她没有撒谎,龙的梦境和人类的大有不同,或者说,大部分时间里都算不上相似。龙的梦境是它们千百年以来记忆的回放。造物主给予了人类斑斓的梦境,在其中展示他们自身渴求却不可及的事物。这也许是对于这个弱小物种的弥补,但在林德看来更像是一种馈赠。

龙的梦境则像是被心不在焉地创作到一半便丢弃的次品。记忆的回放杂乱无章而毫无逻辑,有时甚至差错连篇——不是什么稀罕事。这可能是龙的梦境里唯一和创作有关的部分,那些谬误。

林德吐出一声轻叹,以指尖摩挲那一堵由也许是落叶的事物所构成的围墙。小小的舞者以轻柔但灵巧的步伐避开了她的触摸,促使她在几次尝试之后便收回了手。

这又是哪一段记忆?或者说,是哪几段记忆的混合体?

林德不知道。恐怕龙永远都不知道它们的梦境何以这种不伦不类的方式存在。

也许有风声。她朦胧地想着。落叶离开了。





她睁开眼时女孩正笑盈盈地注视着自己。

“噢,”林德听着她饶有兴致地说着,“所以你们会做梦。”

这个人类女孩可能有着什么秘密的小手段。要么影藏得过于深,以致龙族往往引以为傲的睿智也不足以探查到。要么过于浅了,发现与否无关紧要。

她以一声疑惑的鼻哼作为回复:“...什么?”

女孩眨了眨眼。依旧以那种迷人而又让她懊恼的方式。

“秘密,”她说着,吐了吐舌头。

“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会告诉你,我亲爱的龙。”

评论
热度 ( 2 )
 

© M火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